My Podcast Weblog
我是你永遠的思念

我是你永遠的思念

July 11, 2012

輾轉反側又是一夜未眠,靜默思憶曾經的最美呢喃。若夢滾滾紅塵,半世飄零嘆流年。一滴惆悵渲染離殤破芳華,水墨深深冷月無痕,軒窗下竊竊私來疼痛的無奈。停留在唇邊的淺笑黯淡了故作輕鬆的憂鬱,滴血的悲哀灼灼燃燒著煙花易冷的情緒。

猶記萬花叢中尋尋覓覓,鎖定碧荷一朝傾城。醉笑佛前允我千年夢,擺渡紅塵休莫等待。心無涯,情無奈,唯有默默獨自擦拭腮邊淚。輕彈琵琶,重彈相思,一曲悲音腸斷落雁。流金歲月暗換風華,陪君等待氣壯山河彼此深愛的承諾。

朝陽破窗而入,嫣紅了軒台上憂傷的大提琴,反襯著我斷橋殘雪的心境。愁思縷縷繞琴弦,撥動著低音的傷感。淺吟寂寞芳華的淒美,一章章一段段一字一句在陽光下彈唱。不忍心你為我心痛心傷,悄悄埋起永遠的悲鬱,淺笑對上你那深邃的眼眸。

佇立彼岸,晶瑩的露珠打濕了衣衫,弄疼了眉端一縷輕愁。目光輻射愛的溫存,淚水卻總是在那裡逗留,盈滿素顏刻骨的憂傷。為何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緒如影相隨,反反复复的銷魂黃花瘦。一陣陣的顫栗牽動了桃花瓣,簌簌似落英落滿抽泣的肩頭。

晚霞收起最後一抹紅潤艷麗,那道模糊的身姿仍然在那裡靜立。遠處的群山近處的碧水,在眸中漸漸幻化成黑黝黝的影像。提著燈籠的流螢在眼前飛舞,似乎吟唱著落日離歌。此情此景,莫不令人感到深深的憂傷,刺痛著僵立許久的麻木神經。

夜凉如水,滿天的繁星似乎也眨著傷感的眼睛。蘭舟獨臥凋零愁緒,愛落纖塵。朦朧中你的背影淡化了雲煙,憂傷了蒼白的距離。多少回總是喟然長嘆:憑欄懷愁,明月早被相思染。久別成悲,南北兩處沉吟俱心痛。托腮凝想,且把一襟芳思揉進琴弦,一聲聲更苦。

無奈是一把雙刃劍,劃破了你的心也劃傷了我的心。左刃是你的鮮血,右刃是我的鮮血,兩股鮮紅的液體慢慢在血線融合,滴滴而落澆灌著身旁耀眼的紅玫瑰。疼嗎?痛嗎?我們的眸子都帶著憂傷的疑問,互相瞧著對方的低低呻吟滴血的心,淺笑的擺動臻首,不經意的碰落了幾片楓葉。

時光慢慢流走

時光慢慢流走

June 14, 2012

人生是一條河流,以前只是一種詩意的想像。可是前些日子麵對家鄉那條不寬的小河,卻??對這想像有了一種刻骨的感受澳洲升學

這是家鄉門前一條熟悉的小河。涓涓流水陪伴著自己走過了童年和少年,葰関熷姠在它那裡感受的是童趣和快樂。可是自從求學、工作離開家門轉眼也近二十年,親近她的機會自然少了起來。去年趁假期領著女兒在家住了一些日子,便有了再次親近它的機會。一直呆在城裡的女兒,到了農村感覺什麼都新鮮,天也藍了,地也大了。更不用說這條在城裡根本看不見的小河了。回家第一天,中午剛過,便吵著要去河裡玩,看著她小眼裡流水流露出來的那份渴望,我便犧牲了午休,領著她去了。一到河邊,女兒便興奮地追逐著河邊的鴨群嬉笑著跑向遠處了。

時間依然。再次來到它的身邊,竟然不是興奮和激動,而只是平靜。我坐在河中心的一塊石頭上,用手撩拔起腳下的流水。那天河道上空蕩蕩的,河床兩邊雜草叢生,水沿著彎曲的河道一路流過來,從我的腳下嘩嘩流向遠方,沒有一點留戀。時光如流水。那種明白無可把握的感覺忽然在一剎那強烈地震攝了我。